李伯颜创立烟台第一个农村党支部,成立党领导的农民武装“胶东抗粮军”,牺牲时年仅23岁——— 青春热血铸忠魂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湖北工业大学教学管理平台_哈尔滨理工大学教务处_湖北大学教务处
阅读模式 李伯颜创立烟台第一个农村党支部,成立党领导的农民武装“胶东抗粮军”,牺牲时年仅23岁——— 编者按   为了民族的解放,为了新中国的成立,在烟台这方红色热土上,无数革命先烈前仆后继,以鲜血浇灌理想,用生命捍卫信仰。这些英烈们是我们民族的脊梁,是烟台的骄傲,是我们加快实现“率先发展,走在前列”目标的力量源泉。   为进一步弘扬爱国奋斗精神、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,烟台市委党史研究院和烟台日报社联合推出“纪念新中国成立70周年、弘扬胶东英烈精神”专栏,集中报道40余位烟台英烈,缅怀他们的事迹,传承他们的精神,激励人们为实现“两个一百年”奋斗目标,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而不懈奋斗。   巍然的英灵山上,松柏掩映,花草繁茂,胶东半岛第一个县委书记李伯颜长眠于此。   李伯颜1925年投身革命,1926年入党,是莱阳县委的创始人和领导者,也是胶东第一个发动群众攻克莱阳县衙的组织者和领导者。他成立了烟台最早的党领导的农民武装“胶东抗粮军”,开创了胶东革命武装先河。23岁那年,李伯颜把年轻的生命献给革命事业,留下了震动胶东大地的辉煌事迹。   1925年,20岁的李伯颜已高小毕业,决心去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地———上海,求知深造。时令初春,他告别亲人,义无反顾地踏上征程,几经艰辛,终于以优等成绩考入上海暨南大学,攻读政治经济学。李伯颜的知己学友孙耀臣考入了军阀张宗昌在济南创办的军官学校,就读炮兵学。两人虽相隔数千里之遥,却时有书信来往,交流思想,交流对人类社会的看法,他们对人生有着一致的观点和认识。   1926年暮春,党组织认为李伯颜同志思想进步,政治可靠、斗争果敢缜密、具有远见卓识,便吸收他为中共党员。从此他更加自觉地从事党的工作。晚上和假日,他深入工人宿舍,宣传革命道理,传播马列主义思想,受到工人的爱戴和拥护。1927年,蒋介石和汪精卫先后在上海和武汉叛变了革命,李伯颜受党的派遣,返回原籍发展党组织,开展农民运动,以迎接革命高潮的到来。   当年12月13日,李伯颜风尘仆仆来到济南,找到老同学地下共产党员孙耀臣,与中共山东省委接上关系。回到莱阳前保驾山村后,李伯颜发展农民协会组织,从中发现积极分子作为党的发展对象。12月26日,李伯颜创建了中共莱阳前保驾山村党支部,孙文合任书记,孙开山任组织委员,林世卿任宣传委员。从此,胶东区第一个农村中共党支部诞生了。   1928年的1月,正是天寒地冻的三九天气。为了扩大党的影响,发展党的组织,李伯颜不顾寒冷与个人安危,从莱阳西部的前保驾山村,转到莱阳东部万第的小院村开展工作,与共产党员宋海秋接上关系。他不怕风寒,路途坎坷,奔走于万第、大夼、淳于一带,秘密整顿和发展党组织。2月,他派海秋同志到党员斗志旺盛、群众基础较好的石龙沟村,建起了以宋式纯为书记的党支部,接着又在淳于、田家灌、王宋等村先后建立了党的小组。3月,党员队伍已扩大到100多人。为了适应斗争的需要,根据省委的指示,3月8日在水口村宋玉桂家中召开了党的代表会议,建立了中共莱阳县委员会,李伯颜任书记兼组织委员,孙耀臣任宣传委员。胶东区第一个县委从此诞生了。   县委创建后,李伯颜以水口村为党的活动中心,又在蓝家庄、薛格庄、寨庄头、淳于建了4个党的地下交通站。党组织的活动范围很快地扩大到大夼、姜瞳和海阳小纪以西地区。同时为了搞好统战工作,搞到敌人的情报和必要的军用物资,李伯颜安排孙耀臣打入张宗昌东海警备司令施中诚部任参谋长,还通过党员宋云程,发展莱阳县署保卫团分队长宋云甲为党员。   李伯颜为了组织发动群众,冒着随时可能被捕的危险,披星戴月,跋山涉水去各村向群众宣传党的主张。他废寝忘食、夜以继日地忘我工作,眼睛经常熬得红红的。为了避开敌人的注意,他常常白天躲在深山密林中,有时一连几天不进屋。干粮吃光了,就靠山中的野菜和泉水充饥解渴。每当夜暮降临时便化装成教员或买卖人,深入到联络点,向群众陈述国耻,痛斥帝国主义的侵华罪行,揭露军阀政府的卖国行径。他的生活十分俭朴。在水口村住在同志们家中,他同大家一起吃糠咽菜。同时,李伯颜还趁空隙时间,帮助家境凄苦的赵氏母子耕耘播种,他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赢得了人们的信赖,成了穷苦人的知心朋友。由于李伯颜忘我地工作,农民协会发展很快,3月时会员才100多人,到4月已发展到2000多人,积极向农民协会靠拢的群众可达2万多人,这是胶东党组织发展史上前所未有的盛况。   1928年4月,山东军阀张宗昌滥发军用票,引起物价上涨,弄得民不聊生,怨声载道。县委抓住这一有利时机作出决定:各村党组织和农协会员,积极搜集枪支弹药,发展武装,成立“胶东抗粮军”。李伯颜亲自编印传单,揭露张宗昌横征暴敛、鱼肉人民的罪行。4月上旬,李伯颜又在小院村青石窝召开了各村党组织和农协负责人会议,会上宣讲了张宗昌的暴行,接着号召各村党组织和农协负责人带领广大群众进行武装暴动,攻城劫狱,建立苏维埃政权。会后,有的党员暗地里去窃取敌人的枪支,有的农会会员卖地凑钱购买枪支。经过一番努力,前保驾山党支部搞到短枪2支、长枪5支,组成了200余人的抗粮军队伍;石龙沟村党支部,搞到长枪6只,组织100余人参加了抗粮军。   1928年6月11日,地方武装田益三按照李伯颜的攻城部署,倾其全部人马与徐子山的部分队伍,赶赴城东关吴格庄村西蚬河东岸密林中,集合待命。黄昏时分,发现城内有侦探出来活动,田益三怕故人发觉攻城意图,立即下令强攻东门。东门楼10几个护城兵,顿时慌作一团,仓猝应战,大多抱头鼠窜,保卫团警备队长王秀山当即被击毙。接着,起义军抢占了东城门楼。这时做内应的宋云甲,借机派人送出4箱子弹,支援田益三扩大战果。田益三抓住战机,以风卷残云之势,迅速攻破了南门和西门,将顽抗之敌彻底消灭。接着集中全力直攻县署,用30几支枪的火力,压制大堂内敌人的反击,夺取了钟鼓楼。此时监牢狱卒全被打死,270名囚徒全砸开镣铐,跑出监狱。战斗至午夜,大堂内火力依然很猛,田益三部减员10余人,战斗处于僵持状态。县长王宝仁早已弃城潜逃。田益三孤军奋战,终未见到李伯颜的各路大军攻城,自知势力单薄,守城困难,只得当夜撤出县城东去。   这是胶东地区在共产党领导下,武装打开第一座县城的战斗,震动了胶东大地,在胶东革命斗争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。   李伯颜没有按预定方案带领“胶东抗粮军”攻城的原因,人们后来才明白。原来,在小院村夹河套攻城劫狱预备会议前后,贪生怕死的小院村党组织负责人赵百原,将4月初县委在小院村青石窝准备暴动的机密,泄漏给本村反动秀才赵会园。心怀叵测的赵会园见有机可乘,便教唆、策划赵百原,在武装暴动前夕秘密杀害李伯颜。5月26日夜,在李伯颜周密布置攻城计划后,参加会议的人陆续走散,反革命分子赵百原等人扑向李伯颜同志,用腰带将其活活勒死。   牺牲时,李伯颜年仅23岁。他把短暂生命燃尽,用最执着坚韧的力量,将胶东革命推向高潮;他将青春热血洒在胶东大地,熔铸成感天动地的忠魂。YMG记者 钟嘉琳 整理

猜你喜欢